【百佬汇】胡葆森——25年如一日的河南足球守望者

【百佬汇】胡葆森——25年如一日的河南足球守望者

2019-11-12 16:34
中超
河南建业
深度
足球

过去的25年,

不求一掷千金,只求一诺千金;

不求足球豪门,只求守土为民;

不求一鸣惊人,只信天道酬勤。

足球始终是一块石,一盆火,

将建业人的心在石上磨出茧子,

将建业人的意志在火中炼出烈焰。

——在河南建业俱乐部正式成立25周年之际,河南建业老总胡葆森写下了包含上述片段的长篇诗作。这真的不是胡葆森的自吹自擂,但凡对中国足球历史有一知半解,只要粗略看过建业这支球队25年的高低起伏,每一个人都会对胡葆森的坚守肃然起敬。

基本资料

姓名:胡葆森

年龄:64岁

国籍:中国

出生地:河南濮阳

职业:河南建业俱乐部老板

入主俱乐部时间:1994年

胡葆森综合得分

资金投入(3)

★★★

对球队关心(5)

★★★★★

俱乐部成绩(3)

★★★

“92派”企业家代表人物,数十年坚守河南发展

河南建业球迷对于胡葆森格外亲切,不单单是爱他的钱,更因为胡葆森是土生土长的河南人。在他数十年的发家史中,“河南”一直是一个处于中心位置的词语。换句话说,胡葆森是真的爱河南,不仅仅爱河南足球。

1955年6月,胡葆森出生于河南濮阳。儿童乃至于少年时期,胡葆森最大的记忆来自于饥饿。“三年灾害”、“上山下乡”、“文化大革命”……时代风起云涌,胡葆森就像是大海上的一叶扁舟。1976年,改革开放前夕,胡葆森终于迎来了改变一生的消息——他作为最后一届工农兵学员,被推荐进入郑州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。

告别生活21年的小县城,成为了胡葆森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。当时很多部委翻译被下放到郑州大学执教,胡葆森因此得到了高水平专业训练。1980年,全国举行外贸系统业务员外语测试,胡葆森神奇的获得了河南省第一名。

这让大学刚刚毕业的胡葆森格外抢手。大学毕业不久,1982年,胡葆森获河南省对外经济贸易合作厅委派,代表省外贸赴香港参与成立进出口贸易机构。那个时代就进入香港,成为胡葆森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。

香港的文化、经济、环境与河南都大不相同,三观受到猛烈冲击的胡葆森开始了自己的人生思考。胡葆森在香港发展得顺风顺水,在数家很有门面的公司都做过总经理。1992年邓小平南巡,发表了诸多重要讲话,很多日后的企业家因此跳脱体制下海经商。

1991年年末,胡葆森在河南省委省政府批准下辞去公职,在香港创立建业(香港)发展有限公司,开始经营房地产业务。哪里有商机,疯狂的时代冲浪者们就往哪里跑;胡葆森决定反其道而行之——他的内心深处,一直有一个坚定的声音:河南才是我的家。

由于在香港大获成功,胡葆森一度已经取得了香港永久居留权。创立建业(香港)发展有限公司一年后,1992年5月,胡葆森以港商身份回到河南郑州,成立“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”。

为什么要回河南?这个问题胡葆森问过自己很多次,自己的同谋更是质问过自己不少次。真的就是那样——因为感情。建业集团的发展为河南带来了大量就业机会,河南诸多城市的面貌也焕然一新,但对于胡葆森和建业自身而言,固守河南一度成为自身破茧成蝶的束缚。

时代风云变幻,河南建业在挣扎和纠结当中发展。2008年,建业登陆香港联交所,成功上市。自此,企业中反对“固守河南”的声音逐渐消失。

胡葆森和建业集团终究收到了来自河南的回报——近些年,建业集团常年处于全国百强企业上游,胡葆森的名字也连续出现在各大富豪排行榜单之中。“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”,胡葆森和建业的今天来自于河南,胡葆森近些年也最大程度的践行着“回报河南”。

河南足球,只是其中一个部分。

两个“唯一”,见证胡葆森的初心

今年是河南建业俱乐部成立25年,7月27日建业主场迎战北京国安的比赛前,有球迷呼吁第25分钟时所有人打开手机闪光灯,在领喊的指挥下一起高喊“感谢老胡”。

25年以来,建业的中超之旅多数时候在保级,甚至很多个赛季在二级别甚至三级别联赛煎熬;职业足球从来不是只有冠军这一个意义,无论怎样,河南足球的香火在胡葆森的个人坚守下——25年从未间断。

河南建业有今天,大多数河南球迷已经很知足。为什么没有冠亚军,河南球迷对于胡葆森仍旧如此感恩、支持?河南建业目前在中超有两个“唯一”,从这两个地方就可以看出胡葆森对河南足球的用心良苦。

“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改革以来,我们是唯一的没有更换过名字和赞助商的”,这是第一个“唯一”,胡葆森对此也十分骄傲。换名字和赞助商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其他所有中超球队,背后的资金支持都至少发生过一次改变。当北京国安为了争冠资金加上“中赫”二字,当上海申花动荡中迎来“绿地”——纵观中国足球的历史,只剩河南建业一家俱乐部没换过金主。

25年以来,胡葆森和建业集团也有过动摇,也有过挣扎,大名鼎鼎的金主因为玩足球自身难保的,近些年大有人在。对于胡葆森和建业集团而言,正因为那些出于生存状况的纠结挣扎,才让这一份持续了25年的足球情谊显得弥足珍贵。

另一个“唯一”,即便广州恒大和上海上港也望尘莫及。近些年足球热的兴起,让看到足球可能带来社会效应的企业争相涉足足球:有人来的时候一时兴起,去的时候也闪电失踪,到头来受伤的只有中国足球。足球职业化进程中有一个最棘手的难题:主场场馆的所有权。

几乎每一家商业化成功的欧洲俱乐部,都是围绕自己拥有所有权的主场展开营销。巨大的商业流水背后,隐含的是建造场馆土地权的申请,场馆建造资金和周期漫长等等问题……这些问题对投资人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真正的决心,意味着短期内无法抽身——也正因为这两个原因,中国几乎所有职业球队的主场,都是从地方政府手中租借的。

那个唯一的例外,正是河南建业。尽管建业的航海体育场近些年一直被媒体称为“菜地”,但这至少是胡葆森和建业自己的“菜地”——2009年12月29日下午,河南建业集团以1.18亿元拍下郑州航海体育场。

当时有人担心这块地会被用来商业开发,可《郑州航海体育场国有产权转让公告》有这样的条款:“受让方不得改变郑州航海体育场的体育用地性质”、“在取得郑州航海体育场的使用权后,必须保证继续用于体育事业”。胡葆森和初心和决心,由此可见。

从这两个“唯一”足以看出,胡葆森对于河南足球爱得多么深沉。

胡葆森此前说,接手建业一年要亏10个亿。“(建业)于我而言与对你而言都是一样的,我们都是河南人,所以一块儿扛起了这件事就一块儿扛下去,能扛多久就扛多久。有人问我,足球你究竟还能扛多久,我说一直扛到建业(集团)破产、到我扛不动的时候为止。我死了以后,希望我身上覆盖的是建业俱乐部的旗帜。”

胡葆森曾四个字卖出8万元

除了企业家之外,胡葆森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面孔:资深的书画爱好者。受限于成长期的社会背景,胡葆森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;但他从小一直有个特长:写毛笔字。时至今日,胡葆森仍旧时不时在各种场合舞文弄墨,技惊四座。

2017年8月份,胡葆森专门为一次慈善拍卖活动写了“弘道养正”四个字。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,自己的墨宝在拍卖会上居然大受欢迎,最终这四个字由媒体人李耀东拍得,筹集善款8万元。

这,是真正的一字千金。

(大树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utisrael.com